腎友園地季刊

 

尿毒素吸附劑於慢性腎臟病治療

 敏盛綜合醫院 腎臟科 洪國欽主任

    腎臟過濾廢物和從血液中移除多餘的液體,如果腎臟功能不好,這些東西就會留在血液中,這種情況就稱為尿毒症。尿毒症可定義為多種生化和生理功能與漸進性腎衰竭同時惡化,從而導致複雜且多變的症狀。

 尿毒症毒素的分類及對腎臟的影響

    尿毒症毒素可根據其生化和物理性質分為三類。第一類:包括水溶性,非蛋白質結合的小分子量化合物,例如尿素(Urea)和肌酐酸(creatine)。第二類中大分子量的化合物,例如對硫甲酚(p-cresyl sulfate; PCS)硫酸吲哚酚(Indoxyl sulfate; IS)和酚類(phenols)。第三類包含蛋白質結合的較大分子量化合物,例如β2微球蛋白(beta2-microglobulin)。當腎臟功能正常時,結合蛋白質的尿毒症毒素會排泄到尿液中。隨著腎功能逐漸下降,硫酸吲哚酚和對硫甲酚的血中濃度就會累積增加。硫酸吲哚酚和對硫甲酚的推積增強了炎症反應,並促進了腎小管上皮細胞和腎間質細胞的變性,最終導致了腎間質纖維化和腎小球硬化。這種惡性循環使尿毒症毒素更難以排泄,並加速腎功能的惡化。

    毒素影響了我們身體相當多的層面,例如細胞損傷,腎小管間質纖維化造成慢性腎臟病惡化;因骨質變差變成尿毒性骨質疏鬆;引起動脈粥狀硬化導致心臟血管疾病等等。而全身性的感染仍然是血液透析患者的常見併發症。這些感染可通過增加心血管事件的發生率直接或間接地導致發病率和死亡率。據研究,透析患者通常是免疫缺陷的,尿毒症毒素與免疫反應受損有相當程度的關聯性。也就是說毒素越高身體免疫越不好,免疫降低又容易導致感染。

 尿毒素吸附劑的作用

    在尿毒症毒素中,蛋白質結合化合物(例如硫酸吲哚酚(Indoxyl sulfate; IS))由於其強大的蛋白質結合能力而很難通過傳統的透析方法去除。在慢性腎衰竭進展期間,為了減慢或預防腎臟病的惡化,醫師傳統常用腎素-血管緊張素-醛固酮系統拮抗劑和低蛋白飲食來減輕蛋白尿,以嘗試避免腎小球纖維化和腎間質纖維化。另外,尿毒症毒素吸附劑可用於結合對硫甲酚和硫酸吲哚酚的前驅物。因此,尿毒素吸附劑可以改善由尿毒症毒素引起的症狀。尿毒素吸附劑其為是一種口服的活性炭,它是有機毒素的非特異性結合劑。木炭在高溫下被氧化性氣體化合物活化,從而形成許多微小孔洞並增加了表面積。目前有開發了用於胃腸道的口服含碳吸附劑如克堿淨(Kremezin®)和即將進入人體試驗,利用台灣竹天然多孔特性製成的喜立勝(CharXgen®)。尿毒症毒素吸附劑可以吸附腸道中代謝氨基酸產生的對硫甲酚和硫酸吲哚酚的前驅物。在沙烏地阿拉伯,它也被有效地用於控制拒絕透析的患者尿毒症。該研究觀察到猶豫開始透析的末期腎臟病患者(80歲以上)。他們被要求低蛋白飲食和口服活性炭聯合治療。在使用活性炭1周的血中尿素和10個月時的血中肌酐酸指數顯著降低,並且在研究期間均不需要緊急透析。因此,低蛋白飲食和口服尿毒素吸附劑可能是80歲以上末期腎臟病患者的另一種治療方法。

    近來,已證明尿毒症毒素與營養不良的腸道微生物群有關。益生菌通過抑制壞的腸道菌群或維持正常菌群來減少尿毒症毒素的產生,這可以被認為是防止腎臟功能惡化的另一種有益措施。因此,在慢性腎臟病期間施用益生菌是減少毒素產生的替代方法。不過醫學上的益生菌證據尚不足,現階段較適合做輔助療法或合併治療。

    尿毒素吸附劑可減少慢性腎臟病中的炎症反應,並改善血管內皮細胞保護心血管系統的功能。眾多的研究發現能延緩開始透析的時間,幫助慢性腎臟病患者改善生活的品質此外,尿毒素吸附劑也能改善長期洗腎病人的皮膚搔癢症狀。

返回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