腎友園地季刊

 


 

                   我的新人生                            

作者:許升宥

總有開始的時候,開始出生、開始讀書、工作打拼、離開了父母、悲歡離合,小時候我們依偎在媽媽身旁,有好多美好的親情回憶有一天親情離我們遠去,我們沒有了傾訴且願不煩聆聽的人,離鄉背井,為了什麼,為了有所作為,為了獨立成長,有些人為了青春不留白,有些人為了改變生活,慢慢的己不再有兒時的天真,每個人都朝著自己想要的生活前進,不管如何歲月、人生、時間一直無情的流逝。

不拿紙跟筆去畫,那麼永遠都不可能成為畫家,因一幅畫都沒有上市,而每日都拿筆去畫,有可能也不會成為畫家,但總是個機會成為畫家,世上每個人身材不同、外貌不同、智商不相同、個性不同、遭遇不同、出生不同,但我們彼此的尊重,如會讀書的不見得手巧,手巧的不見得喜愛讀書,不以學歷論人,更不以職業、外貌、出身來評論,每個人都是天生我才必有用,當我們想投資一檔生意或一項專長,就經過深思後,請勇於施行,有可能會有所成就也可能一事無成,但至少我們做了就有可能成功,若是永不做,絕對不會成功,因有試才有機會,就像科學家般,無數的實驗。

社會總是一直在考驗著我們,有些不期而遇,有些是我們可以控制的有些是預料不到的,每個人在世上都是獨一無二的,古時許多名言,也都一一証實了,年青時的輕狂總有些不信邪,如今確讚嘆古人的智慧,一一的驗証,這些事有時還真不得不尊從。

初來到桃園市可說是並非己意,而是工作的巧合,桃園市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都市中又帶點鄉下的感覺,有大樓、有農村、有兒時沒有的人潮,走遠些又可感受到過去的田園生活,可謂不像北市那樣的只有柏油路。

千萬不要自暴自棄,最不看好的最後總是讓人跌破眼鏡,我們過去常聽某人一天只睡幾小時,一天工作時間多長,而換來相當的成功,進而自己也那麼去做犧牲了睡眠、吃飯、喝水、休息、親情、友情、運動、發呆、廢寢忘食把自己當成了鋼鐵人,最後或許得到了一些想要的,無形確失去了某些東西。其實按部就班才是最棒的,就如修行不定要上山般。有付出才有回報,花錢才會賺錢,好比投資才能回收。

從小到大我們曾被許多人褒揚、欣賞,也被許多人看扁、不看好,我覺得這就是人生,只有自己對得起自己就是最好的人生了,人有許多類型但和自己合的來的一定要珍惜,雖世界之大人數之多但知己難逢,讀書時的好友、兄弟姊妹都有可能因畢業或各自離開家庭一二十年後各處環境不同而思想有些差異,以至疏離也許這就是人生的過程,我們總是活在別人的期許中,過去我們也可能只想著照社會的期許去前進,讓一般人覺得這樣就是成功的表態,而忽略了每個人。

其實都不一樣的,我們最好的方式是依照個人性格、興趣、天賦、專長去發展才是對自己最好的,其實從沒想到有這麼一天自己會成為身心障礙者,以往看到醫院總是敬而遠之,如今確要成為生活的一部份果真是世事難料事,在此之前可能就如同大部份的人一樣只知往前看,確忘了停下腳步照顧好獨一無二的身體,對於父母給我們這完美的軀體,除非一出生就有的疾病,大多是可控制或預防的,當然這都是老生常談的了,有些事情是未發生前是永遠體會不到的,就好比親身經歷,沒有騎過車就不體會兜風的樂趣,初期症狀走幾步路便氣喘如牛,過後會無預警的嘔吐,那時我還不願承認自己得了重病,還以為是自己忙於工作,缺少了運動的結果,可見我們大部份的人都沒什麼醫療常識,直到自己有一天快受不了了,我跟太太說我快死了,她則利用假日和我去台大掛急診,一連串的醫療折磨醫生告知要洗腎那時真是人生最大的打擊,想說不知是該如何,也可能是上天再一次考驗我吧!也許是該放下的時候到了,放下過去的思維也許就如同捨得,只有捨得才有得一樣,出院後選擇了在家較近的醫院,並由太太的同事那兒得知有桃園市腎友協會,打了電話問了地址照著導航來到了協會,總幹事請我坐下並告知我相關資訊,辦公室的同仁都是和我一樣原來我並不孤單,還有這些與其說是同病相憐不如說是同舟共濟的社友,他們的熱心分享讓人感動,心中浮現出我不能就這麼被病魔打敗,更該改變態度從正向去想,有次去洗腎一位護士問我些問題,我說我都是半個機器人了(因靠機器維生)她說你不過是像近視眼一樣近視眼就必需隨時戴著眼鏡矯正一樣,一語點醒夢中人,確實只是矯正一下平時還一樣的生活,很高興能讓我心情走出去,俗說在家堮a就是你的世界走出去世界就是你的家,正向的思考雖然發生的事就已發生時間不能倒轉,未來的事我們不能預防的現在開始做,盼友人們能不向命運低頭,保持快樂的心這都是上天最好的安排。

 

返回上一頁